mobile365

1
新闻动态
客户服务
咨询电话:(86-10)58208758
办公电话:(86-10)58208758
律师投诉电话:(86-10)58208177
传真:(86-10)58208758 58208177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建国路93号院万达广场4号楼2603室
媒体报道
当前位置: mobile365 > 新闻动态 > 媒体报道
苏州2名拆迁人员被村民杀死,律师称村民系自卫

         新华网记者从苏州市高新区公安分局获悉,12月3日上午10时30分许,该局接报一起一死一重伤的警情,后伤者经抢救无效死亡。经警方初步调查,死者分别为负责该地块的拆迁公司一名负责人和一名工作人员,当日该公司工作人员进入家住通安镇严山村的范姓居民家中商谈拆迁事宜,后发生血案。

        目前,相关人员已被警方控制,案件正在进一步调查。 另据刘晓原律师在微博披露,12月3日上午,范木根因为反对强拆,在自己和妻儿被打之下(其妻右手打断骨头,她说对方用铁棍打范木根头部,自己用右手挡了一下),奋起自卫致两个拆迁人员死亡。

        事发后,范木根和大儿子被警方控制。范木根是退伍军人,今年六十五岁。 昨天,苏州警方通报了案情。目前,警方已刑拘范木根等7人,范木根涉嫌故意伤害罪,6名拆迁人员涉嫌寻衅滋事罪。 通报 拆迁者打人激化事态两人死亡七人被拘 12月3日,苏州市通安镇严山村,村民范木根持刀刺向两名拆迁公司的人员,致后者死亡。据昨天苏州警方在官方微博上的通报,该案案情已初步查明。 通报称,12月3日10时许,某拆迁安置有限公司工作人员陆某、卞某等5人至潇湘路西侧、吕梁山路南侧范某家,欲商谈房屋拆迁事宜。范某及妻子顾某拒绝与他们商谈,双方隔门窗进行争吵。卞某电话联系公司负责人柳某。同时,范某也电话联系其儿子范某某要求带人将其接走。范某某遂带亲属8人赶至现场。范某一方欲离开时,遭到卞某等人的阻挠、拦截,双方在路边发生争执、拉扯。 10时35分许,虎丘公安分局接到“110”报警后,立即派员赶赴现场,4名处警人员将双方隔开,经劝说,双方同意到派出所处理。此时,公司负责人柳某带胡某、吴某身藏伸缩棍赶至现场,双方发生扭打。其间,柳某等使用伸缩棍对范某及其妻子顾某、儿子范某某等实施殴打。同时,范某掏出身藏的尖刀刺中胡某胸口,又追上柳某连刺两刀。胡某被送至医院时已经死亡,柳某经抢救无效死亡。

        通报称,12月4日,范某因涉嫌故意伤害罪被依法刑事拘留,另一方除死者柳某、胡某外的6人因涉嫌寻衅滋事罪被依法刑事拘留,有关案件侦查的进展情况将及时向社会公布。 拆迁 十年协商没有结果范家玻璃两度被砸 严山村是苏州西郊的一个村庄。范木根原属严山村7组,64岁的他是房主。这是一栋普通的两层拱顶农村住宅,建于1996年,门前是菜地,后院是羊圈。范木根夫妇养羊、种地为生,两个儿子在外面打工。 范家是一栋孤立的房子,方圆200米内没有其他民宅。范木根的儿子范永海说,2003年前后,严山村开始动迁,周边村民达成拆迁协议后陆续搬走,范家因没谈妥,迟迟没有搬迁。 12月3日的血案,范木根的妻子顾盘珍是亲历者。顾盘珍回忆,3日上午10时许,5名拆迁人员来到范家,用脚踢范家木门,当时范木根正在屋里洗澡。对方在门外说:“终于把你堵在家里了。” 担心出事,范木根报了警,并打电话给大儿子范永海,让他带人前来护送离开。11时左右,范永海和亲戚邓华(化名)等人赶到。 范永海告诉记者,5名拆迁人员他以前见过。半个多月前,也是这5人来到范家,请他们去镇上的动迁办协商拆迁。范永海说,父亲不在家,他和妻子一道去赴约,双方未谈拢。第二天早上,顾盘珍回家查看,发现二楼窗玻璃被砸碎了。 “这是第二次砸玻璃。”顾盘珍说。她回忆,第一次是在10月底。那天白天,拆迁公司的人上门谈拆迁,没谈拢。当晚,老两口在家睡觉,被砸窗户的声音惊醒,他们看到,屋外有人影。从此,范家夜里不敢留人。 范永海说,第一次砸玻璃后,范木根“躲”到了北京。出发之前,范木根把家里的100只羊卖了80只。第二次砸玻璃之后,11月28日的早上,范家屋后的羊圈少了2只羊。 两次砸窗一次丢羊,范家都报了警。“我们怀疑这些事都是拆迁公司的人干的。他们(警方)说你们没有证据。”范永海说,父亲是退伍军人,遇事脾气暴。“我对他们讲,这样搞我爸回来会出事的。” 丢羊之后,范木根于12月2日回到苏州。顾盘珍说,当天老两口睡在老宅,未料第二天即遇上拆迁人员。 冲突 拆迁人员持棍殴打村民拔刀捅死两人 范永海赶到后,一开始在马路边观望。5名拆迁人员中的一人从门口走过来,和他轻松攀谈。范永海说,谈不拢,没必要谈。担心父亲安危,他劝父亲下楼。不久,范木根把门打开,两手端着一只茶杯走出来。

        目击者邓华说,范木根走出门后,两名拆迁人员立即贴上去,架起他胳膊往外拽。范永海上前想拉开父亲,被一个大个子抱起扔到一旁。拆迁人员推推搡搡,将范木根带到马路边。 推搡期间,一辆警车赶到,4名辅警下车,试图劝开双方。邓华说,劝说并不成功,没多久,一辆面包车飞驰而来,车里钻出3人。 范永海回忆,新来的3个人手里都拿着伸缩铁棍。“话都没说,上来就打。”范永海说,他左眼附近挨了一闷棍,倒在马路边,头脑发晕。 顾盘珍则一直跟在范木根身旁,想拉开丈夫,但他被拆迁公司的人团团围住殴打。打斗期间,一群人下到路边的坑洼处。顾盘珍回忆,看到有人拿一根铁棍打向丈夫的头,她下意识用右手一挡,立即一股剧痛。事后经医院诊断,顾盘珍的右手小臂骨折,CT片显示整根骨头断裂。 关于杀人过程,邓华表示,由于现场混乱,他们没看清范木根拔刀伤人的过程。

        据警方通报,双方发生扭打期间,拆迁公司负责人柳某等使用伸缩棍对范某及其妻子顾某、儿子范某某等实施殴打。范木根掏出身藏的尖刀刺中胡某胸口,又追上柳某连刺两刀。 据邓华讲,当时有一辆警车呼啸而来,打斗很快结束。两名被刺伤人员被送往医院。据记者了解,其中一人叫“胡玉龙”,24岁,一刀刺中心脏,送到医院时已经死亡;另一人叫“柳明”,今年40岁,身体正面和背后各中一刀,经抢救无效死亡。 范木根使用的凶器是一把宰羊的尖刀。顾盘珍称,是她几天前买的。事发前一天,范木根在后院里还用它宰杀了一头山羊。 据顾盘珍讲,这把刀本放在房间角落里的凳子上。出门前,范木根把刀藏在了衣服下防身。 律师转述 不敢回家村民写过遗书 昨天,范永海出具的刑事拘留通知书显示,范木根涉嫌故意伤害罪,于12月4日凌晨被刑拘。

        前天傍晚,北京律师刘晓原作为辩护律师在看守所会见了范木根。会见照片显示,范木根头上缠着纱布。据刘晓原转述,范木根说,冲突前,他先是拨打虎丘公安分局科技城派出所报警电话,打了多次不见有警察出警,他改打市公安局110电话报警。没想到的是,第一次到达现场的是4个辅警。“如果是正式警察,应该能制止血案发生。”刘晓原说。对于公安机关认定,拆迁人员涉嫌寻衅滋事犯罪,范木根涉嫌故意伤害罪,刘晓原分析:“在拆迁人员寻衅滋事,以电棍殴打范木根(头部打破)、范妻顾盘珍(右手骨头打断)、范儿范永海(头部打破)的情形之下,他愤怒地拔刀刺向对方,应属于正当防卫。”

        这起血案发生后,范木根的一份遗书在网上扩散开来,遗书的落款时间为2013年11月5日。刘晓原表示,范木根证实遗书是他躲在北京期间写的。范木根在遗书中说,其一家人安全因拆迁遭黑社会威胁,造成一家人不敢回家。 昨天,动迁办(通安镇房屋补偿安置办)工作人员拒绝接受采访,并否认死者柳某和胡某是该单位的人。动迁办楼上的一家开发公司亦否认有这两名职员。据警方通报,该公司为某拆迁安置有限公司,记者查询该公司全称并试图联系死者家属,并无结果。 苏州以前发生多起抗议暴力拆迁的案件,比如:2007年,马雪明把两名拆迁人员和一名街道干部堵在家里,将凳子狠狠砸向他们的脑袋。苏州拆迁公司项目经理张金龙、干部钱先莉当场死亡,拆迁公司职员陶小勇负伤逃出。 可以搜索更多的类似案件。 [编后]家----风能进,雨能进,国王不能进!在美国,如果侵犯家园,房主可以开枪自卫,中国人何时可以得到这点基本的权利?